D国联盟成员

多瑞亚斯联盟为您效劳
Trans, languages
Arda(Especially relating to Doriath)/A song of Ice and Fire/Shakespeare/Celtic songs/poetry/musicals

本联盟是由美丽可爱机智善良的东篱,Elsila,Elvellon,幻影,螺号,Nimlos芒果,千寻,清泉,紫杉(名字按字母顺序)以及墨尔本大学和昆士兰大学部分校友组成的,基于对多瑞亚斯和托老的爱创建。 主翻托尔金相关资料,副翻莎士比亚相关冰火相关等。

(所以本号不由一个人掌管)

存在

作者:Iavasul/叶惊寒

#Doriath
#Doriath星夜谈
@东篱_罗斯洛立安宣传部 

存在

他站在树后,小心地将身形隐藏起来,目光如鹰隼一样盯住不远处的猎物,缓缓拉开了弓矢,被他盯上的猎物浑然不知,依旧悠闲地低头喝水。
长弓拉到最开,就是现……“瑟兰迪尔!”
身后传来的大声呼喊差点让他的弓箭脱手,再一看,被惊动的猎物已经跳过溪流,窜进了对方的树林间。瑟兰迪尔神色冷凝地看向身后,来人也知道自己吓走了对方的猎物,不禁有些心虚地低下头,看见手上的羊皮纸,又兴奋地对着好友说:“我又写了一首歌,想给你看看。”
“你还没放弃?”金色长发的辛达精灵收起弓箭,嗤笑一声,毫不客气地打击着友人,“即使你无比崇拜我们的那位吟游诗人,你也要明白自己并无半点天赋的事实。”
“有……有那么糟糕吗?”被打击的精灵看着羊皮纸,“我还想着,等以后成为吟游诗人,就可以在很久很久以后,将我经历过的、所见所闻全部编成诗歌传颂。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游历,去讲述这些故事,或许我们自己都可以变成传说中的人物。”
瑟兰迪尔拍拍好友的肩膀:“游历就免了吧,不过至少你还有无数的时间可以来修改它们。”
他无心狩猎,一边一句句挑着歌的毛病,一边和好友一起走回明霓国斯,这里每个人都带着笑容。即使经历了四年前的动荡,辛达精灵们在新王的领导下,依然顽强地快速恢复,继续着平静安宁的生活。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面发展,所以瑟兰迪尔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天。
金发的辛达跟着队伍安静又快速地在森林中奔跑,他身上沾满的鲜血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,一半的灵魂冷静警惕地注意着周围的环境,另一半灵魂却在惊变中茫然失措。厮杀被抛在身后,同样被抛下的,还有他生活了数百年的国度。队伍中有谁抑制不住一声呜咽,又迅速隐没在唇齿间。
他没忍住,回头留恋地朝多瑞亚斯望去,火光灼痛了双眼。
昨夜入睡前他还想着醒来后约上好友再去森林狩猎,深夜从不安的梦境中惊醒时却听见了战斗的号角。匆忙套上战甲,拿着武器走出去,眼前的场景让他的血液几乎冻结。族人的尸体勾起四年前的惨痛记忆,心口隐隐愈合的伤痕被撕扯开,没时间犹豫,朝着打斗声传来的地方跑去,直到看见比方才更加惨烈的现场也未停下脚步。
张弓搭箭,对准不远处即将对他族人挥刃的精灵,箭矢狠狠穿透对方咽喉。余光瞥见锋芒,反手抽出长剑,挡住身侧的攻击,并未后退拉开距离而是狠狠压下,近到能看清他剑上流淌的血液,这是我族人的血……
愤怒和仇恨的火焰瞬间烧毁了瑟兰迪尔的理智,他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杀了这些入侵者,杀了他们。他忘记了剑术技巧,不在乎敌人的反击是不是会让自己受伤或死亡,近乎本能的挥剑砍下,像陷入绝境的野兽疯狂地咬住敌人的咽喉一般。如果没有被拉住的话,他或许会战斗到死吧。
但瑟兰迪尔遇见了抱着埃尔温公主的队伍,所有人将公主牢牢护在中心,沿着偏僻的道路向森林撤退。他在队伍中看见了自己的Adar,欧洛费尔拉住了他,年轻冲动的辛达精灵杀红了眼,即使被用力拉着,踉踉跄跄地跟随也不想就这样离开,可对上欧洛费尔的眼睛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“陛下将公主托付给了我们……”
“那陛下和王后……”话未说完的时候他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,他的陛下不可能离开的,“那殿下们呢!”
欧洛费尔摇摇头:“我们只找到了公主。”
瑟兰迪尔瞪大了眼睛,他竭力想找到两位殿下的踪迹,却什么也没看见。他想去找他们的,但时间经不起耽搁,已经有敌人发现了队伍的行动,瑟兰迪尔拿起剑战斗,与其他人一起杀出血路,护着公主离开了明霓国斯。
踏入森林很久之后,队伍中除了踏过落叶的声音再无声响。瑟兰迪尔收回视线,战斗中留下的伤口开始提醒他它们的存在,伸手想碰触脸上被划伤的地方,却触碰到了冰冷的液体:原来我,哭了吗?
他狠狠用衣袖擦干泪水,握住长剑的手指用力到指节发白。瑟兰迪尔明白,他再也没有软弱的资格,因为能庇护他的国度,已经消失了。
[太阳纪第一纪元506年:多瑞亚斯毁灭。]


“陛下,多瑞亚斯真的不存在吗?”
年幼的西尔凡围在他身边,其中一个仰起头,指着手中的羊皮纸,语带天真的询问道。瑟兰迪尔的目光扫过写着露西安之歌的纸张,稍挑起眉梢:“你为何会有这样的疑问?”
“因为,这些记载太像Nana讲的传说故事了。”小精灵挠挠头发,另一个马上接着说:“Ada说故事都是虚构的,那多瑞亚斯也是不存在的吗?”
望着一双双写满了困惑的双眼,瑟兰迪尔不自觉轻笑起来,多年前的一句玩笑在漫长岁月之后竟然实现,那个古老王国发生过的故事仅留下只言片语,早已化作诗歌与传说,只是与他谈笑的那个精灵,既未成为传说,也未有机会在那天之后一起游历大陆。
他看着面前的小精灵,他们出生在黑暗褪去后的绿叶森林,距离多瑞亚斯,已隔着数千年。
“他当然存在。”高大的王者俯身揉了揉小精灵的头发,“我就是多瑞亚斯的精灵。”
“陛下明明是绿叶森林的精灵。”
小精灵天真地反驳,精灵王哑然失笑:“不一样的。”
他出生于多瑞亚斯,无论他之后流亡辗转过多少个地方,又在哪里建立王国,故土都在他的灵魂上刻下深深的烙印。那是永远不会磨灭的印记,即使整块大陆都沉入水中,多瑞亚斯依然存活在每一个出生于此的辛达记忆中。
“多瑞亚斯当然存在,他依然存在着。”

评论

热度(41)

  1. 树影Dairon {思考安姐的被窝是啥味儿的}D国联盟成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又甜又虐故事都是虚构的。 人们常说。可是往往现实比虚构来得更加跌宕和灿烂呢!
  2. ElensiryaD国联盟成员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东篱_silvertallD国联盟成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多瑞亚斯永存!!! #多瑞亚斯星夜谈#